在推測設計的論述中,設計師透過實體的物件去讓觀者思考可能的未來或者全然平行世界的樣貌。要做到這一點需要引發觀者的想像力以及思考的意願。但在以往我觀看展覽經驗來看,能夠順利勾起觀者這種行為的設計是少之又少的。

畢竟推測設計不像是電影道具,需要很外顯地表現出功能、語意甚至帶給人特定氛圍。雖然設計者帶有意圖地想透過物件傳達給觀者特定的情境,但由於物件本身少帶有故事性,難以勾起觀者的感同身受,另外,要使大眾只憑一個物件就能發揮想像力去設想不存在的情境,也並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這讓我聯想到形之合成(《Notes on the Synthesis of Form》)就能給外觀一個粗略的輪廓。若在執行推測設計時,我們也先仔細地把近未來或是平行世界作徹底的梳理,再進行物件的外觀設計,這樣是否更能讓觀者反推出我們想要他思考的情境,讓物件真正變成觀者與虛構時空的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