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某個的課程場合上,和其他學員針對某議題的認同與否進行公開表態,很意外地我居然是現場唯一的少數派。這個公開表態引起我的思考:身為少數派要怎麼樣產生影響力?不過想了想就發現其實根本是假議題,因為少數派從來就不等於影響力小,甚至因為立場不同,更多了洞察的機會:

  • 產生影響力或是從市場獲利的關鍵,不是自己非得跳進去當多數派,而是具備預見多數人怎麼做決定的能力。這個觀念是跟博傻理論學的:人們之所以完全不管某個東西的真實價值而願意花高價購買,是因為他們預期會有下一個笨蛋花更高的價格從他們那兒把它買走。 當我們想要判斷事物的影響力時,要參照的標準是「大眾的選擇」,而不是根據自己的專業或是理解。所以我們要能夠換位思考,從一般人的角度去預期/猜測大家的想法。

  • 打造未來以及創新的關鍵,與其觀察多數人行為,想著從「平均值」中找到寶,倒不如挖掘少數非正常的行為。當人們的需求和周遭情境產生不協調,就容易產生非正常行為。因為當下沒有能夠幫助人解決需求的產品,所以人們只能用彆扭妥協的方式行動。如果能解析行為其中蘊含的意義,就有機會從中創造出未來多數人的「新日常行為」。